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辛浴刘肃全书章节目录-女王倾城在线阅读

辛浴刘肃全书章节目录-女王倾城在线阅读

2020-03-26 09:58:12来源:爱酷猪作者:遛遛猪

小说角色名是辛浴刘肃的小说叫做《女王倾城》,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遛遛猪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一个是九州之主,上国皇帝,他风流倜傥,自古雄才; 一个是上国属国逍遥国主,宸王殿下,上国唯一一个女王殿下; 我本与你这一世擦肩而过,可即让我找到你,又何必放手。

《女王倾城》 第15章 战与不战 免费试读

大朝会,

李文瓒看了看荀释,荀释毕竟老了,越老越喜欢和稀泥,今天不知道他态度如何,但是作为三公之首,荀释的态度很重要,今天摆明了,他跟姬陵是要打擂台的,他想和稀泥的荀释昨天应该是很清楚皇帝的意愿了,不至于那么不长眼睛的还站在和亲这一派吧。

荀释没有那么蠢,不然他也做不到丞相。

荀释因为一贯的会察言观色,所以在先帝一朝中没有受到迫害,因他资格最老,在李昭仪逃走,李昭仪的干爹丞相获罪以后,他很顺当的当上了丞相,该老能力虽然一般,但是运气和心眼儿却特别的好。

李文瓒暗自在想,今天这老儿肯定能躲多远躲多远,朝会刚开始,按例该意思意思登上宰相一小会儿时间,宰相若不说话,其他官员才有啥说啥。谁知这老儿拖着病累的身体,往前迈了一小步,于是他的人生往前迈了一大步,他知道皇帝与皇后家族的矛盾如今已经上升到到底是支持皇帝还是支持外戚,姬陵手握兵权几十年,刘肃不可能不防他,况且,他与那皇后不仅没什么感情,更到达了相互十分厌恶的地步:

“皇上,近日匈奴人南侵我上国境内,致使上国国民被杀者数千,被掳者数千,被奸虐者数千,伤者数千,无数家庭支离破碎,如今又厚颜无耻要我上国派藩王去和亲,实则离间我国与属国关系,此法万万不可行,如今之际,只有打,如今能议的,便是如何打!”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荀宰相上次在大朝会上面发言都不知道是哪朝哪代的事情了,这不发言的人,一出来就是铿锵有力,于是目光扫向姬陵,要怎么打,大司马大将军最有发言权,谁知他咳了几声,顿了顿,说道:“皇上,和亲也不是不可以,若是宸王殿下自己愿意呢?况且,上国几十年间都没有打过大仗了,此番远征匈奴,需要很长的时间做准备,如果皇上继续拖下去,下一个受损的城池有是哪一个呢?宸王既然作为上国的王,便应该有上国之臣民的觉悟。”

众人又吸了一口凉气,看来论战开始了。

刘肃面无表情:“朕要你们为朕分忧,你们却在为朕添乱。”

李文瓒自然知道皇帝的心思,也知道皇帝近来越发与皇后不对付,皇后身后是姬陵,而自己,应该义无反顾的站在这个学生身后支持他:“臣也赞同一战,即说上国几十年没有对外的大战经验,也就是说,上国积蓄了几十年的兵力,需在此时找人磨磨刀了,这次是匈奴人自找来的,也叫他们知道,上国的实力犹存。若不一战,倘若下次匈奴来袭,又该送谁去匈奴呢?”

底下嘘声一片,到底是送自己儿子去战场,还是送自己女儿去匈奴,各人在脑海中各自过了一遍。

在众人热火朝天,热血沸腾的讨论此战要怎么打,谁做主将之时,谁都没有注意到,姬陵的嘴角扯出一丝笑来。

最后的结论是要打,可要谁来打呢?大司马大将军位高权重,首战带兵最为合适,可姬陵却推说自己年迈,最近准备辞官养伤,实在是不能战。自然刘肃也没有想叫他战,这一开朝会便言和亲之人,怎么能派上战场?可除了姬陵,朝中再也没有其他的人上过像样的战场。如果说有,宸王算一个,可是宸王此刻病歪歪的歪在床上动弹都动弹不得,且天界打仗不讲兵法,一股脑儿的看谁猛,而且,上国并没有叫女人去挂帅的先例,如果还还说,刘肃自己算一个,当年李昭仪亲自率兵围困昆风关,刘肃也参战了。

这件事议到谁挂帅就议不下去,散朝!

荟坤宫

此时已到灯火阑珊时,荟坤宫里面气氛非常微妙,皇后命乳娘将大皇子启珉抱出去玩,自己与父亲姬陵。皇后抬了抬手,示意偏间的随侍的宫女退下,宫女弯身行了了个礼,后退几步退开。

姬陵抿了一口茶,说道:“妹女,为了你这桩婚事,爹爹算是后脑壳都给你磨光了,这件事你说你有打算,要我去朝堂上提出和亲,后面要怎么做呢?”皇后是家里最小的女儿,小时候也是姬陵最惯的,像小时候一样,私下姬陵还是喜欢叫她的昵称妹女,可这个妹女,到了年届四十还如小时候一般的任性,这叫他觉得很不好搞,十分的不好搞,愁了愁,可妹女是家族最大的希望,他又不得不去依着她。

皇后神神秘秘的低声说道:“爹爹,最近我发现我特别有主意,而且,事情也往我预料的方向发展,我叫你反对和亲,并不是因为我真的想把那***送去匈奴,我知道皇上的脾气,此番匈奴这样欺人,是个男人都忍不了的。”她刻意隐去了大师的存在,怕爹爹疑心,只说是自己的主意,可姬陵听到最后一句话,皱了皱眉,什么意思,当你爹爹不是个男人?可现如今她是皇后,他也只能把对这不懂事的闺女的怒火往心里压了一压。

姬陵四下张望了一下,又“嗯”了一声,且看着越来越有主意的女儿怎么说。

皇后笑着压低了声音:“你只消反对,这次打仗爹爹便不用去,但是首站必须要一个有威望的人才能压得住阵,自然会有人要去的。”

姬陵不是没想过这点,看刚才朝堂上吵了半天,他若不去,倒真是皇上去最合适不过了,他也不是没想过皇上如果去了,下一个切合点在哪里,他放下茶杯,看了女儿一眼:“你的意思,弄了半天是要皇上御驾亲征?”他不是没想过皇上离京对局势的好处,只是女儿为什么一下子从那么蠢的一个女儿,变的居然很像他亲生的,他有点费解,不过想想龙生龙,凤生凤,许是女儿开窍晚了些。

皇后笑着点了点头:“皇上离了京,我想怎么弄那个女人还不是我的事了,难不成这次她能跑到匈奴去找皇上?”

姬陵一脸黑线,难道你的思想觉悟只够想到这一步么?果然是我高估你了呀,女儿,这么大年纪还指望你能半道开窍,为父真的觉得有些太难为你了。姬陵问道:“宸王受伤这件事,是不是你干的,你做事要小心些,别把皇上惹毛了,大家脸皮撕破了到时候都不好看。”

皇后一脸疑惑:“她受伤我哪里知道,我都不知道她逃了出去了,当时还派了人在梁都一个劲的找她。”又强调了一下:“真的不是***的,爹!”

姬陵盯着女儿看了很久,她这话到底是糊弄自己呢,还是真的不是她做的,她与宸王不和那是满天下都知道的事情了,可这事即使不是她做的,皇上也定会栽到她头上。皇后被他这样直勾勾的盯的发毛:“真的不是我做的,爹爹,我还在想谁替我收拾了她,我还要感谢他呢,谁知道又没弄死,当真不解气!”

姬陵听着她这口气,断言肯定不是她干的,如果是她,一定不会留下活口,心中充满了疑惑,这事到底是谁做的,又为什么要做这件事,当初宸王又是谁救出去的,救出宸王明显是为了让宸王去找皇上,激发皇上与皇后的矛盾,可这皇帝居然也忍住了,回京以后一如往常,也没有为难皇后,也没有来看望皇后,竟然连他的长子,也视同透明一般。

这当真不是一个皇帝看待长子的态度,况且启珉还是嫡长子。

姬陵不由得想起多年前,女儿巴心巴肝的非要嫁给刘肃,想尽了办法,用尽了招数,其中有一些因果,若说出来够刘肃砍她几回脑袋的,好不容易做了正宫娘娘,也一直不得刘肃欢心,启珉,也是刘肃实在是烦了她,才与她生了这么一个孩子,好叫她有个依靠,别把心思全盯在自己身上。女儿一直指望着启珉的出生能带给自己一些好运,好叫皇上多注意她一些,谁知道自从她有了孩子,刘肃便越发的不搭理她,后宫的姬妾反而娶来一个又一个,从早几年的断袖皇帝一下子成了多情帝王。

刚开始皇后也接受不了,为什么自己那样巴心巴肝的对他好,喜欢他,反而招来他的厌弃,这些女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偏偏能得到刘肃的恩宠,即使那些恩宠只是短短的一段时间,她也很羡慕她们。后面她渐渐发现了,这些女人,或多或少都有些“那个女人”的影子,她不知道刘肃为什么那么喜欢那个女人,用这种方式欺骗自己都要寻回那女人的影子。

爱与恨,其实就在一线之间,久了她就不对刘肃存有一点妄念了,她的重心如今是她的儿子。

今天也是崖内的再一次碰头,雪雁对秃狼的表现十分满意,看完文件笑了笑,难得的赞赏了他一番:“这件事情,秃狼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

秃狼受宠若惊,迅速起身,拱手道:“多谢主人赞扬,秃狼一定不负主人所望。”

雪雁抬头看了云四娘一眼,声音轻柔:“四娘你呢?”

云四娘起身:“崖内密探最近得知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属下不知当讲不当讲。”

雪雁抬起头:“哦?”

云四娘说道:“皇上最近从西南弄了个人来。”

雪雁问道:“谁?”

云四娘说道:“便是密探也没有打听出来,所以才说是奇事。”

雪雁笑道:“这道奇了,居然有四娘的密探打听不到身世的人,这个人有什么特点,居然值得刘肃大老远的从西南折腾回来,看方位,不是逍遥国的,就是百邪山出来的,也没什么大不了。”

云四娘低头想了想:“大约十五六岁的样子,看着也不是很特别,可不知道为什么刘肃会专门把他弄过来。”

雪雁合上手中的文件:“他自己身边没有可以信赖的人,想来去远征匈奴没底吧,他越是有动静,我越发确定他会自己亲征了,这是一个很好的立威的机会,他也想趁此机会,刹一刹姬陵的威风。”

底下四人皆不言语,雪雁面前,他们不敢自作聪明。

雪雁挥一挥手道:“今天散了吧。”

底下四人拱手道:“是,主人!”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