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苏长卿向黎川免费阅读全本-卿点江山:盛世第一狂妃完整版小说

苏长卿向黎川免费阅读全本-卿点江山:盛世第一狂妃完整版小说

2020-02-14 16:01:44来源:爱酷猪作者:卿点江山

《卿点江山:盛世第一狂妃》男女主角为苏长卿向黎川,由卿点江山所著作的一本非常好看的古言小说,目前正在有书阁连载。全文讲述了精英杀手穿越古代成了受人欺凌嘲笑的傻子公主。大婚之夜被驸马赶下婚床,不仅毁了容还被侧妃送给乡间野汉当共享娘子!看智谋频出、利落果敢的苏长卿如何“诈尸”大闹灵堂!看她如何手撕侧妃、狂虐驸马,闹得王府鸡飞狗跳!盛世第一狂妃,剑指江山,执刃为王!

《卿点江山:盛世第一狂妃》 第十八章 好狗不挡道! 免费试读

苏长卿一千两银子翻了好几翻,直让她乐了足足一个晚上,一觉醒来腮帮子都是酸的。秋英见她心情大好,便提议趁春光尚好去醉心湖边吹风饮茶。

主仆俩有说有笑一路行来,正巧碰上谢如玥没长骨头似的一扭一扭迎面走来,两拨人刚好在独木桥上狭路相逢。

双方都已走到了桥中央,面面相看互不相让。

“公主这是要去哪儿啊?”谢如玥挡在苏长卿面前,伸出手挽了挽发髻,笑容敷衍挑衅。

苏长卿对她的厌恶从来都不加掩饰,先回敬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还未等她张口说话,谢如玥身后的侍女绘春先是捂嘴偷笑起来:“看这方向好像是从账房那边过来,公主该不会又被赶出来了吧?”

她这是在拿昨日账房里的事嘲讽苏长卿。

谢如玥故作嗔怪地道:“绘春你胡说些什么?堂堂大夏长公主、宁轩王正妃,怎么会被人赶出来呢?又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阿猫阿狗!”话里指桑骂槐、夹枪带棒。

“侧妃有所不知。听闻昨儿个公主端着正妃的架子去账房查账,结果被王爷斥责逾规越矩,到底被责骂出来了呢!”绘春狐假虎威极力羞辱苏长卿,就连斜着眼的不屑姿态都与谢如玥如出一辙,“说到此事,奴婢还要劝慰公主莫要将此事放在心上。毕竟王爷打从侧妃嫁入王府起便将她捧在手心里,一干事务也交代给侧妃。公主才入府几日,不知道这些也是常情。王爷处处疼爱我们侧妃,因而多责骂您几句,也实属寻常。”

谢如玥一脸春风得意,团扇掩着嘴耀武扬威道:“说的也是,这样的日子今后还长着呢!还请公主多加担待,时候久了便习惯了。”

谢如玥以为这样便能羞辱苏长卿,令她受辱。可惜苏长卿压根没把他们俩的话听进去,她好像没看见二人一般,偏过头对秋英问道:“秋英,你听见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啊!”秋英被她问得一脸茫然。

苏长卿拿起扇子拍拍她的额头,责怪道:“怎么没有,你没听见两只母狗在前面乱吠吗?”

秋英瞬间会意,了然接道:“听见了!叫声好大!一只红毛、一只黄毛!”

谢如玥主仆二人今日正巧一个着红,一个着黄。二人各自一看,方知被他们骂了。绘春从谢如玥身后远远伸出一双手来:“小蹄子,撕烂你的嘴!”

苏长卿将秋英护在身后,瞧着张牙舞爪的绘春笑着打招呼:“呦呵!这不是绘春吗?这么快就能下地啦?看来先前的板子还是轻了,竟敢让你在我面前继续撒野!”

绘春经她这么一提醒,猛然想起先前连地也下不了的惨痛日子,立马收了气焰躲在谢如玥身后不再吭声。她这一番没骨气的样子,看在谢如玥眼里暗骂她不争气。

今日正是晒太阳的好时候,苏长卿不想把功夫都浪费在谢如玥身上,蹙眉道:“好狗不挡道!”挡道的都不是好狗!

谢如玥哪肯放她过去,四人便在狭窄的独木桥上你推我挤、摇摇晃晃、难分难解。

谢如玥眼色一闪,突然伸脚去绊苏长卿,手上再一用力想要把苏长卿推下桥去。苏长卿哪里是吃素的,一眼便看穿她的意图。抬腿的功夫便往谢如玥小腹狠狠揣去一脚,再揪起她衣领一把扔到湖里。

只听“扑通”一声,谢如玥便整个没入水里,咕嘟咕嘟冒起泡来。她好不容易露个头扑腾出水面,气喘吁吁地连喊救命:“救……命……”一面喊,一面往肚子里灌水。

绘春更是张皇失措地大声喊人,站在桥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急得团团转。

“碍事!”苏长卿眼睛一眯,对无头苍蝇似的绘春说道,“想救你家主子光喊有什么用?我来帮你一把!”说着不等她应声,一把将绘春也推下水去。接着嫌厌地拍拍手拉着秋英去别处晒太阳去。

湖里主仆二人像两只掉在热锅里的鸭子,拼命扑打着想要爬出来。寻声赶来的小厮们见状大惊失色,连忙下水把他们捞上岸。

落汤鸡谢如玥趴在石子路上,好半天才将一肚子的脏水吐个干净,最后还吐出一尾小红鲤出来。红鲤甩着尾巴,又扑腾谢如玥一脸污泥。

谢如玥随手抓过摔落一旁的绣花鞋,狠狠碾在红鲤身上,直到鱼眼都凸了出来才方罢休。她盯着苏长卿远去的身影,银牙咬得咯吱作响。

……………………

苏长卿在外头浪了一圈,到肚子饿得咕咕直响时才舍得回竹青院用膳。

秋英从外面回来,幸灾乐祸地对苏长卿道:“听说谢如玥这一回气得不轻,在承欢院里骂了整整一下午,连晚膳也没吃全都丢出门外了!”

苏长卿看着一桌丰盛好菜,甚为可惜地摇头叹道:“作孽啊!浪费粮食可耻啊!”非洲人民还饿着肚子呢!

虽说解气了,可这次闹腾的动静不小,也不知王爷之后会如何对付公主。思及此,秋英难免有些忧心:“眼下王爷外出办事,谢如玥便只能骂几句。待王爷明日回来,她定会夸大其词,指不定怎么往公主身上泼脏水呢!”

苏长卿不甚在意地道:“她泼她的,能奈我何?”

门外有一道视线投向苏长卿,苏长卿抬起半垂的眼帘,正撞上玉珠慌张躲避的眼神。

苏长卿若有所思地点点银制筷子,轻声念道:“我看谢如玥那张脸蛋不错,光滑细腻有弹性!”

秋英不服气了,不假思索地脱口便道:“她一个跃上枝头的乌鸦,哪里比的过公主您肤若凝脂、明艳动人呢!”话刚落地,她便觉出不对来,捂着嘴察看苏长卿的神色:“公主恕罪,秋英失言了!”

夸一个面容被毁的女子肤若凝脂,怎么听都是在存心嘲讽。她这番莽撞失言,换做别的主子早就乱棍打死了。苏长卿却只是提起嘴角淡淡一笑:“不碍事。”

“玉珠!”苏长卿向外喊道。

玉珠原本就在留意房里的动静,听见苏长卿叫她的名字,便赶忙放下手里活计过来福身:“奴婢在!”

苏长卿慵懒地摇着扇子,脸上带了些倦态:“上回进宫皇上赏了不少极品血燕,我今日身子有些虚了,你去后厨给我取来一碗尝尝。”

“是!”这是苏长卿头一回吩咐她差事,玉珠不由得面上一喜。

秋英以为苏长卿生她方才失言的气,正要出口解释什么,却被苏长卿一个眼神止住。

玉珠领了差事,不疑有他,快步去了。

待她走后,秋英这才出声询问:“公主从不让旁人过手您的饮食,如今让她去取血燕,可是在生秋英的气?”

“傻丫头!”苏长卿向秋英勾了勾手指,在她耳边低语几句。秋英面上欣喜,高兴地点头应下,轻手轻脚地去追已经走远了的玉珠。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