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将门嫡女荣宠记首发小说-秦婉悦宇文慎全文免费阅读

将门嫡女荣宠记首发小说-秦婉悦宇文慎全文免费阅读

2020-02-14 16:01:19来源:爱酷猪作者:秋慈

经典美文《将门嫡女荣宠记》是来自作者秋慈著作的古言类型的小说,男女主角是秦婉悦宇文慎,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秦婉悦是含着蜜罐出生的娇小姐,全家人在老爷子的指令下,抛弃刀枪剑戟,轮番上阵琴棋书画,誓要让三代武将的老秦家出一个名门淑女,可怎奈何……“不好了,嫡小姐撵死了县令家的大黄狗。”“不好了,嫡小姐打了礼部尚书家的小公子。”“不好了,嫡小姐跟五皇子一夜未归!”“什么?!”全家人终于坐不住了,一群糙汉子围在一起大哭,“这养了十几年的花骨朵,就这么被野猪连盆都端走了!”

《将门嫡女荣宠记》 第9章 峰回路转 免费试读

秦连看着上面的红痕,知道可能是蹭上了自己手上的血迹,眼眸微转,哭的更加伤心,“爹,小娘咳了血,她不让我说。”

“咳血?”秦腾起一把抢过手帕,“这种事你怎么不早跟我说,快,带我去见你小娘!”

“哎!”秦连急忙擦干眼泪,笑着从地上爬起来,“小娘终于有救了。”

秦腾起刚往前走了两步,才感觉不对劲儿,回头看向冷脸的郑氏,“夫人,明天还要进宫去见太后,你早些休息吧。”

看着两人远去的身影,郑氏不禁咬牙,“小贱蹄子,戏还挺多,这些不入流的手段,也敢在我眼前卖弄!!”

“大娘子息怒。”张嬷嬷远远地跟上来,“柳姨娘再怎么蹦跶,也不过是个姨娘,咱家大公子今年就要参加武举了,一旦中举,那是这些庶子庶女怎么也比不来的。”

“这话倒是不假。”郑氏稍稍放平了心态,“明天等悦姐儿进宫受了封上,他们嫉妒还来不及呢!”

第二天一早,秦婉悦还没有睡醒,就被人从被窝里揪了出来,又是扎辫子,又是一层一层的套衣服,好不烦人。

“我的小姑奶奶呦,今天咱们可是要去见太后的,您可不能睡了。”说话的是张嬷嬷,自从前一个嬷嬷被遣走,郑氏就将自己的贴身嬷嬷调到了女儿的身边。

“悦姐儿还没有准备好么?”郑氏被人搀扶着走进门来。

秦腾起彻夜未归,就算她脸上涂着厚厚地妆容,也是难掩憔悴。可看见自家闺女因为没有睡醒嘟着小嘴,还一点一点头的,不禁抿唇轻笑,接过一旁婢女手中的波浪鼓逗弄道:“悦姐儿怎么不开心啊。”

看着不断转动的波浪鼓,秦婉悦兴趣缺缺,一把抱住郑氏的手,不断的用小脸蛋蹭着。

困啊,娘,我困啊。

郑氏自然听不到她的心声,只以为她是在撒娇,利落的将她抱进怀中哄道:“好,娘亲亲自抱着你,你个小赖皮,咱们得快点出发了,要不太后就要等急喽!”

车队已经在将军府的门口准备好了,郑氏抱着悦姐儿上了马车,却没有看见自家老爷。

“将军呢?”

管家陈叔听见夫人问话,急忙上前回答:“将军在偏院耽误了些时辰,小的已经派人去催了。”

“偏院?”郑氏冷笑,“只怕柳姨娘现在已经回了偏院,将军正卧在她的温柔乡中吧。”

“将军来了!”回头就看见自家将军在柳姨娘的陪伴下,往门口的方向走来,管家更是一头冷汗。

“将军,你要早去早回啊。”柳姨娘妩媚的声音传进在场每一位的耳中。

“好。”秦腾起却像是看不见一般,拍了拍柳姨娘的手,“你身子不好,也要多休息,让连姐再将那大夫找来,帮你调理调理。”

“将军!”郑氏看不惯柳姨娘那做作的样子,冷言出声,“时辰不早了。”

秦腾起知道夫人已经不满,急忙推开缠上来的柳姨娘,走到马车前,看了一眼转着滴溜溜大眼睛的秦婉悦,笑着往车上爬:“悦姐儿,快来给爹爹抱抱。”

“哇——”

手还没有碰到衣角,秦婉悦就已将放声大哭,扭着小脸趴在郑氏的怀中。

爹爹是坏人,爹爹惹的娘亲不开心了!

“身上一股狐狸骚味,你快去骑马吧,不要再让悦姐儿哭了。”郑氏不满,心疼的抱着怀中的孩子轻哄。

“好,好,爹去骑马,悦姐儿不哭了哈。”秦腾起尴尬的退出软轿,让管家迁来一匹马,率先走在最前面。

“出发!”

一行人,浩浩荡荡向宫门口出发。

“小娘,你说爹真的会为我说成那门亲事么?”秦连走上来。

看着人影远处,柳姨娘才回过神来,仔细的打量着身边的女儿。

女儿长大了,竟然心眼比她还多,昨晚要不是秦连骗秦腾起说她重病,出去找郎中时,用她给的簪子买通了郎中说假话,她今天也不会安然的站在这里。

不愧是她刁柳的女儿。

想到这里,柳姨娘嘴角绽开笑意,怜爱的摸着她的头:“放心吧,只要你爹心里还有娘的一丝位置,娘就一定能给你找门好亲事。”

“谢谢娘!”秦连嘴角扬起笑容,只要她嫁给了周家的小侯爷,成了正妻,就相当于脱了贱籍,以后就都是好日子了!

“不过连儿。”柳姨娘面目担忧,“你爹并不是糊涂愚钝之人,你的这些伎俩一旦出了差错,后果不是你我能承担的。”

“我知道了,小娘。要是没有我,如今你还被关在柴房里呢。”秦连不耐烦的应答,心中却十分嫌弃柳姨娘的胆小如鼠,她是成大事的人,心中怎么能没有谋划。

要是她不在小娘面前装可怜,假说自己被大娘子和爹爹欺负,不在手帕上故意沾血迹,一切怎么会进行的如此顺利。

她的幸福,只能握在自己的手中!

感觉到冰冷的目光,秦连回头看去,就见宇文慎正站在竹林里,浑身散发的低气压,让她不觉打了个寒颤。

……

守在宫门口的太监常吉看见队伍,脸上露出喜色,对跟在身后的小太监说道:“快,快去通知太后,就说将军府的人到了。”

“是。”小太监急急跑开。

“常公公。”在队伍最前面骑马的秦腾起看见太后身边的贴身大太监,急忙下马:“公公等候多时了吧,实在是我等的过错。”

说话间,郑氏已经抱着秦婉悦下了马车,白了秦腾起一眼,才对着常吉屈了屈膝,算是见过礼。

常吉看着粉雕玉琢的小人,也煞是欢喜,急忙侧身引路:“太后早就等不及了,特命咱家再次等候,还备了步撵供夫人和小姐用。”

“这……”看着城门口的四人撵,秦腾起惶恐,在宫中能用上步撵的,都是贵妃以上的尊贵之人,“这给悦姐儿,恐怕不好吧。”

“太后的恩典,将军就不要推辞了。”常吉搀扶着郑氏上了步撵。

“耶!”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