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楚孟阳苏安琪小说全文阅读 花都龙婿章节列表

楚孟阳苏安琪小说全文阅读 花都龙婿章节列表

2019-12-17 14:01:58来源:爱酷猪作者:白发小生

热门好书《花都龙婿》是来自白发小生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风格的小说,文中主角是楚孟阳苏安琪,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利益面前,爱情、亲情、友情,生命和尊严都将不堪一击?楚孟阳所在的雇佣兵小队遭遇了灭顶之灾,重伤之下潜回金川市,意外成为落日镇苏氏集团的上门女婿,受尽了屈辱,终于一年之后开始恢复能力,凭借着神乎其神的古秘法绝技帮助妻子苏安琪掌控了苏氏集团,将苏氏集团推上了金川商界的龙头地位,楚孟阳也因此成为医道圣手、武道大师、隐形富豪、秘术大宗师,却不想正值如日中天之际,当年惨剧的幕后黑手悄悄逼近,真相令人震惊......

《花都龙婿》 第19章 韩小七 免费试读

楚孟阳猛的一喝,纳兰吉祥恢复了理智,意识到自己正抱着楚孟阳的脑袋,不由得大为不解,再看到文翠的样子更加的惊骇。

也顾不上解释,楚孟阳双目一沉,拿出了早先买好的银针。

他猛地睁大眼睛,杀意盎然。

文翠忽然停止了哭声,那双亮晶晶的眼中充满了恐惧。

这当然不是来自文翠的恐惧,而是来自文翠体内死气的恐惧。

这死气竟然有了意识!

看来要对付纳兰吉祥的人必定是一个邪派高手,大有来头。

饭要一口口的吃,事要一件件的做,现在要做的是遏制住病情的发展。

楚孟阳目光凌冽,银针出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电般的刺向了文翠的穴位。

银针连发,灵气渡体,十二针过后,文翠双腿一软,两眼一翻直接倒在旁边的沙发上,纳兰吉祥大喜,声音都在颤抖:“好了吗?”

“这几针治标不治本,要想彻底的治愈,我得找出源头。”楚孟阳淡淡的说道。

“源头?”纳兰吉祥一愣。

楚孟阳点点头,正色道:“不错,而且我已经发现了源头。”

纳兰吉祥又是一愣,接着一喜,刚才昏倒在沙发上的文翠忽然惊醒,惶恐的朝外跑去,楚孟阳见状,果断出手,一掌切在文翠的后脖子上,文翠顿时又倒在了门口。

楚孟阳再度出手,又是十二针。

“文翠!”纳兰吉祥浑身一颤,惊恐的说道,“你对文翠做了什么?”

楚孟阳看向四周:“这房间里有脏东西,必须得把东西找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纳兰吉祥脸色阴晴不定,楚孟阳知道这是他已经被影响了。

“楚先生......”纳兰吉祥皱起眉头,脏东西?听着就觉得扯淡,要是换成别人也许不会理会楚孟阳这种明显带着封建迷信的理论,可是纳兰吉祥不同,他是一个社会人,之前一直打打杀杀的,拜关公拜菩萨拜财神,要不然他也不会请楚孟阳来了。

更何况刚才给他号脉的时候已经将灵气渡进了他的体内化解了部分的死气,此时他对楚孟阳多了几分的信任。

死气,楚孟阳在寻找死气,果然发现别墅里的一间房间里有古怪,问道:“这间房间是谁的?”

“这间房是保姆的。”

“保姆?”楚孟阳不假思索的说道:“是不是刚找的?”

纳兰吉祥点点头,忽然恍悟:“你是说保姆有问题?”

楚孟阳不置可否,目视纳兰,纳兰会意:“保姆还没有回来,你可以随便看。”

推开保姆的房间,房间里设施简单,楚孟阳走到单人床旁,沉思片刻,然后从枕头下找到一个木牌,上面有和欧阳卿玉蝉一样的毒气,死气真是从这里散发出来!

又是南洋曾经出现过的毒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孟阳将木牌收走,控住了死气,文翠就醒了过来,纳兰心里一片清凉,方知楚孟阳果然有大手段,高兴的眉飞色舞。

旋即想到保姆,不由得怒从心头起。

“竟然敢害我?”纳兰咬牙,“楚先生,今天的事情真的要谢谢你了,这样,这里是十万,我还有事情要处理,今天就不留你了,还请见谅”

楚孟阳知道纳兰是要从保姆身上找到害他的人,也没有坚持留下,对于十万当然也没有拒绝,纳兰吉祥要派人送他回去,楚孟阳婉拒,纳兰没有坚持。

从纳兰吉祥的别墅里出来,楚孟阳打车找到了自己的自行车,正要回落日镇,忽然发现街边停着的车好像是刘树的,心里一动,转头恰好看到刘树鬼鬼祟祟的进了一条小巷子里。

刘树刚进了小巷子就看到了一个单瘦的少女正等着他,见到他之后急促的说道:“刘总,你的事情我已经做完了,现在该你履行承诺了吧?”

刘树嘴角噙着冷笑:“韩小七,你是不是脑子坏了,我让你下点毒,你把市场监督局的局长千金给毒了,你还真行。”

韩小七看上去很着急,分辨道:“这不能怪我,我怎么知道她要包那个温泉的。”

“总之现在给我滚开!”刘树喝道。

韩小七一闪身堵住了巷子口,胸口急速起伏:“刘总,你不能说话不算话,你要是这样,我可要把你的事情给抖出来!”

刘树忽然上前,一把掐住韩小七的脖子,面孔狰狞道:“你敢?你试试,哈,你看看别人会相信你一个小服务员的话,还是相信我的话,只要你敢说出一个字,我保证你活不过第二天!”

韩小七的眼中露出了惊惧之色,刘树冷笑一声,将韩小七一把推到墙上,韩小七发出了一声尖叫。

刘树盯着韩小七,韩小七危机感顿生。

“韩小七,你是不是想要钱啊,只要你伺候好老子,钱,那不是问题!”刘树色眯眯的说道。

韩小七从刘树的手中挣扎出来,敢怒不敢言。

刘树伸手摸了摸韩小七的下巴,一脸笑,他正要接着做一些什么事情的时候,不提防却被韩小七一膝盖顶在了要害上,顿时疼的捂住了自己。

韩小七乘机拔腿就跑。

“你个小娘儿们,别让老子看到你!”刘树冲着韩小七的背景恶狠狠的骂道。

韩小七从巷子里出来,边走边骂,上了一辆公交车。

公交车通往城乡结合部,到处都是私搭乱建,出租广告、治疗淋病梅毒、包小姐的广告贴的到处都是,一群光屁股的小孩追着野猫野狗乱跑。

韩小七见怪不怪,七拐八拐的进了一处小院,这个时间住户基本都不在家,她径直上了四楼。

“刘树,我咒你!”

正要开门,感觉身后一阵恶风吹来,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忽然一股大力将她撞到了墙上,她啊的叫了一声,后面就被人顶住了腰眼,手臂被反背到背后,一动都不能动。

“你是谁?你要不放我,我就叫了。”韩小七外强中干的叫道。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