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仕途无悔全文免费阅读 厉元朗季天侯目录

仕途无悔全文免费阅读 厉元朗季天侯目录

2019-11-10 14:10:54来源:爱酷猪作者:旖旎风光

小说主人公是厉元朗季天侯的名称为《仕途无悔》,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旖旎风光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类型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人生如戏,命运如此。心有百姓,大公无私。厉元朗身处错综复杂的情势下,披荆斩棘,迎难而上,谱写一曲新时代的壮丽篇章

《仕途无悔》 第6章 人算不如天算 免费试读

千万别搞错了,厉元朗可不是第三者,他跟钱允文老婆李梅香别说有一腿了,连一跟脚指头都没有。

钱允文从外面醉醺醺回到家,李梅香早就给他放好洗澡水等他了。李梅香知道钱允文今晚招待恒勇恒公子,连钱允文脖子上的口红印都没计较,就急切问他,结果怎么样了。

钱允文意得志满灌进沙发里,嘴里叼上一支软中华,李梅香非常懂事的拿打火机给他点燃。

深吸一口吐出个硕大烟圈,钱允文兴奋说道:"差不多了,恒勇当我面给恒部长打电话,好一顿夸我,恒部长对我印象深刻,言外之意,会在常委会上提名我当县长。"

"太好了,老钱,没有花钱的不是,恒部长收了咱家那么多钱,对你没印象才是怪事呢。"李梅香也乐得满脸桃花开,眼前都憧憬出来钱允文上任之后,她作为县长夫人前呼后拥的美景了。

"这话以后不要说,当心隔墙有耳。"钱允文赶紧制止住老婆的大嘴巴,不让她瞎说。

"这不是在家里么,我在外面满世界瞎嚷嚷,你当我是广播喇叭,我傻啊。"李梅香马上送他一对卫生球子。

钱允文身体往后靠了靠,摸着地中海头型上仅有的几根毫毛,意味深长道:"听说林木还在四处活动,今天下午提前一个小时就去省城了。这个蠢货,水庆章那条路根本行不通,所有找他的人都往许忠德那里推。许忠德是谁?市纪委书记,外号黑脸包公,他和水庆章是战友,关系很铁,是水庆章到广南市的第一盟友。"

提起水庆章,钱允文忽然想起今晚在金鼎大酒店遇到金胜那一幕,尤其是厉元朗当他面给水庆章打手机的事情,他后知后觉,认为这事不靠谱,别不是厉元朗在蒙他呢吧?

看着老公突然间两眼发呆,李梅香奇怪,推搡钱允文几下,才让他醒过神来,一问原因,便一五一十讲出来。

李梅香闻听,顿时炸了窝,刚才还温顺成了一支小白兔,转而变成龇牙咧嘴的母夜叉,大骂钱允文蠢货,说林木蠢,他钱允文是个比林木还蠢的大傻瓜。

钱允文被骂迷糊了,这女人不是疯了吧,脸变得比翻书还快?也不客气的回击几句,就这样,二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越说越难听,越说越刺耳,都气成了斗眼鸡,钱允文差点动手扇李梅香的嘴巴子了。

吵了半天,吵累了,二人心态也平静下来,钱允文这才想起来,疯婆子为何一听自己质疑厉元朗当他面给水庆章打电话,是在糊弄他,他准备给厉元朗穿小鞋,她立时就发了火。

李梅香家族没有精神病史,老婆和他睡了二十几年,也没发现有什么奇怪举止,脑子正常得很。

"你懂个球球!"李梅香大有恨铁不成钢的愤怒,数落起钱允文也是嘴不留情。"我下午上班时,偷听到冯芸打手机,说厉元朗好像和水什么月的,对,叫水婷月,上大学那会儿好了一阵子,而水婷月就是水书记的宝贝女儿。得罪了厉元朗,备不住人家就是未来市委书记的女婿,你跟厉元朗过不去,就是跟市委书记过不去,你说,你是不是猪脑袋,是不是蠢!"

"啊!"钱允文惊得一屁股坐下,本以为身后就是沙发,结果屁股后面没长眼,长了也是个独眼龙,没有测算好距离,一下子坐空,直接来了个大腚蹲。

把他疼得直咧嘴,也顾不得形象狼狈,呆坐在地上,脑子里却上紧发条快速运转。

李梅香在妇联上班,正好和冯芸同一个办公室,这女人天生好打听,各种小道消息八卦新闻,不管无中生有还是杜撰的,全都是她极力获取的秘方良药。

她的话,可信度极高,何况她是自己老婆,更不可能骗自己,对此,钱允文深信不疑。

"那你为什么不早说,害得老子差点得罪他!"真是万幸,他没有像恒勇那样口无遮拦。一提起恒勇,钱允文也是恨得牙根痒痒,这家伙,真是个既贪财又好色的主!本来洗浴城的小红一直是自己独养的宠物,没成想今晚先让这家伙上了。结果小红在伺候自己的时候,一时生气,就在他脖子上咬了个口红印。提起口红印,钱允文下意识的把脖子使劲往领口里缩了缩。

当然,这一切细小动作,李梅香没有注意到,而是辩解说:"我是想告诉你,可你一出去就是一天,还不让我给你打电话,这些话憋在肚子里都快把我憋出结石来了。"

"喂!"李梅香忽然想起个事儿,又说:"我怎么听人说,恒部长想去当省委政研室主任,你说他好好的组织部长不干,干嘛去当什么个破主任。又没油水,官还不大,不就是调到省城去上班,有什么意思。"

"你听谁说的?"这个消息,再一次把钱允文震惊得外焦里嫩。最近他一直走恒士湛这条线,对于县里的事情,尤其那些小道消息,早就不闻不问了,他是没这个心思。

"都在传,就连传达室的老大爷都知道,你怎么还蒙在鼓里。"

"为什么不早说?"钱允文气得又瞪起眼珠子。

"我不寻思政研室主任没有组织部长官大,就没当回事儿,咋啦,难道是真的?"

唉,没文化真可怕,当初怎么瞎了眼睛找这个么无知的官盲。

钱允文气愤道:"省委政研室主任是正厅级,组织部长才是副厅,恒士湛这是想要更进一步,这件事十有八成是真的。"

"不会吧?"李梅香也是一头雾水,傻傻的看着钱允文。

"不行!"钱允文突然站起身来,穿上外套就往门口走。

李梅香赶紧上去帮他拿过公文包,并问道:"关于咱们和厉元朗搞好关系那事,你是怎么想的?"

"还想个屁!以后再说。我现在就去找恒勇那个王八蛋,妈的,收了老子的钱,要是不给老子办事,我就告他去!"

钱允文摔门而去,留下李梅香一个人傻傻站在门口,嘴里不住哀怨道:"本来以为今晚趁着老钱高兴,好好和他恩爱一把,怎么搞的,老钱大半夜的又走了。唉,洗澡水都放好了……"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