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极品村医柳冬林悦章节目录免费看

极品村医柳冬林悦章节目录免费看

2021-01-13 22:00:47来源:爱酷猪作者:江南

男女主角是柳冬林悦的名称叫《极品村医》,是作者江南最新写的一本都市类型的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我有钱,这病你必须治!柳冬不屑的嗤笑一声,那让钱给你治病吧。小小村医坐拥天下美女,一针惩奸除恶,一针悬壶济世,钱,权,美人?你能不生病么?不能?那你跟我装什么逼?

《极品村医》 第9章特么还敢来? 免费试读

柳冬嘀嘀咕咕,这说了半天,这病美人一声也没回应,憋的柳冬这个难受,眼珠子一转,想到自己遭埋伏那天,这娘们可是来了大姨妈。

“唉?你那血可别流我褥子上!”

这话一说出口,病美人身子无意识的抖动了一下,颦眉睁眼,恼羞的瞪了柳冬一眼。

这表情柳冬看在眼里,这年头,哪个姑娘没个痛经的毛病?

柳冬悄悄的往病美人身前蹭了蹭,试探的开口道,“那个啥,我给你把把脉?”

柳冬心里咋想的,无非就是找找机会,占点便宜,若是能将这病美人拿下,那才是人生一大功绩。

屋子里寂静无声,除了老钟表的滴答声,就是柳冬有点急促的呼吸声。

就这会儿,雪白皓腕从被窝里伸了出来,柳冬见了,心里那叫一个欢喜,凡是都有一二三,这开始有了,接下来的美事,那还远么?

柳冬二指在病美人手腕上一搭,原本带着点色的笑陡然就收了起来,脸色突然严肃的紧,控制着心里异样的情绪,谨慎的开口道,“另一只。”

病美人看见了柳冬的表情,耐人寻味的笑了笑,然后递出去另一只手,柳冬再打脉,确定了脉象后,也不惦记撩病美人,直接翻身躺进了被窝。

这脉象宏大有力,若浪涛涛,可这来盛去衰,却带着几分冰冻之寒,这是不是人为种下寒不得而知,但甭管是不是,这病柳冬治不得。

柳家虽是山野郎中,但这瞧病的能力,往上数十代,那也是医术通天的主。

但是也是从这十代开始,柳家有了家训,王侯贵胄沾衣带,因果缠身尸骨埋。

两人一炕,这互不言语也够尴尬的。

晨曦的温热刚席卷大地,这梆梆的敲门声可就响起来了,柳冬一个鲤鱼打挺起身,这精神也是充裕,这时候病美人恰好起床,穿衣的样子进了柳冬的视线。

柳冬嗖一下窜下了炕,光着膀子冲到前屋诊所,脑子里还是看见的春色,这门一打开,柳冬顿时清醒了。

“三汪子,你特么还敢来?”

柳冬这拳头直接抡起来,直接就奔着给张三汪开瓢去的。

这时候这张三汪捂着心窝直接就给柳冬跪下了,嘴里哀嚎着,“神医,你得给我治治,我都快死了,哎呦。”

“给你治?你看看我这脑袋?”

柳冬心里的火气顿时消减了大半,扎张三汪心窝那针,看来是见效了,这十指连心,他指头上的烂疮怕也是溃烂了吧?

“我赔,你说咋地都行,我真是太疼了,觉都睡不安生。”

柳冬迈着四方步,转身往诊所走,眼珠子滴流转,正琢磨着怎么收拾这张三汪,这会儿病美人走了出来,见柳冬身后愁眉苦脸的张三汪,嗤笑一声,“这就是好戏?”

“你来的正好!”

柳冬见这病美人心里顿时来了主意,撩起帘子引着病美人到后院,“你用过那姨妈巾……”

这话刚出口,这病美人一个膝撞直接顶住了柳冬的要害,幸好柳冬眼疾手快直接拦住,要不然多半是废了。

“你别这么冲动啊,给我,看我怎么整他!”

病美人扭捏的样子,指着里屋,柳冬像是得了恩赐,窜进屋子在病美人炕尾找到一个黑塑料袋。

“罩子拆了?”

柳冬瞅着塑料袋里那碗形的海绵,还有带血的卫生纸,脑子里顿时出现了病美人真空上阵的样子。

把这带血的海绵剪成小块,用纱布粘好,柳冬找个口袋装好,瞟了一眼病美人系在腰间的纱裙走进了诊所。

“瞅见没,给你治病的药我都配好了,但是你得给我个说法是不是?”

张三汪疼的直吆喝,就差在地上打滚,听见柳冬这话,赶紧挥手,一摞子钱吧唧一下就摔到了柳冬跟前,散落了一地。

“不治了,你滚吧!”

张三汪直接回身一巴掌抽在小弟脑袋上,嘴里连哎呦带骂的说道,“啥态度,给我捡起来,哎呦,恭敬的送到,嘶,送给冬子。”

“大医院瞧过了?”

柳冬在椅子上一坐,翘着二郎腿,这张三汪麻溜的就给柳冬倒上水,听柳冬这一问尴尬的笑笑,捂着心窝像是要死了的表情开口道,“我这有眼不识泰山,你别介意,你给我治治……”

“怎么?给我点钱就这事就算完了?”

柳冬指着自己的脑袋,那愤恨的样子像是吃了天大的亏,这会儿病美人也倚靠着门框子看着。

那样子像是在说,这戏要是不好看,你可就得掉手指头了。

“我说,你这事病是坏事干多了,良心糟了报应知道吧?你看你手指那舌头疮没?十指连心,指头烂等于心头烂,你现在的心跟针扎似的疼吧?”

张三汪这一听,对症啊,这更信这柳冬的话了,连忙应声道,“是啊,这咋整?”

“你要是不诚心,那就是死路一条啊?”

“诚心,你说咋办我就咋办!”

柳冬从翻出烟袋锅子,吧嗒吧嗒的抽上一口,一口烟吐在张三汪脸上,扬了二正的甩着腿,不屑的开口道,“我说咋办?你能做到?记得我当初说的话不?”

张三汪可没啥骨气,一听柳冬这话,吧唧一下就跪下了。

这事这么就过去,柳冬消不了气,这跪不在乎,钱人家也不心疼,哪?

尊严和钱不重要,那这人活着为的啥?

柳冬瞟了一眼这屋子,只有张三汪的心腹,没外人啊?人前风光或许就是这张三汪的追求?

“你,把我们村儿那二百斤的彪姑娘娶回去,天天带着,完了这个我给你缠上。”

柳冬从塑料口袋里拿出带着姨妈血的海绵,小心翼翼的给张三汪包扎上,然后手上一根针飞快的在张三汪的胸口扎了一下,明白的告诉他,“这是月经中最清澈的一股血,你这个得长期使用,保鲜得做好,知道不?”

“啥?那玩意你恶心人不?”

柳冬想到了见个娘们问来没来大姨妈的张三汪,心里那叫一个舒坦,但是面色强忍着不变,啧了一声,指着张三汪心窝,有点厌恶的说道,“你自己感受一下你的心脏是不是不疼了。”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