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苏渊江云烟小说全文 苏渊江云烟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苏渊江云烟小说全文 苏渊江云烟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2021-01-13 21:59:42来源:爱酷猪作者:小生吃豆腐

这里为大家提供了苏渊江云烟的小说免费章节试读,整本小说并非单一枯燥的情节,而是险象环生环环相扣,妙趣横生,一个接着一个紧密联系,彼此穿插,却又互相照应。

《龙尊一怒》 第1章 绝处逢生 免费试读

“你姐姐淋巴癌晚期了,明天准备五万化疗,不然接回家准备后事吧。”

医生的话犹如一根根针扎在苏渊的心窝。

苏渊无力的瘫在地上,看着手里的四块硬币,这是他仅剩的四块钱了。

能哭出来是好事,可他绝望到,哭,都哭不出来了。

他从小没有父母,姐姐苏晴是他最亲的人。

两人相互依偎照顾,苏晴为了供苏渊读书,更是偷偷放弃学业进城打工。

去年,苏晴一次加班晕倒被送到医院,查出了淋巴癌。

屋漏偏逢连夜雨,苏渊遭人殴打,右手粉碎性骨折。

虽然治好了,但留下后遗症,连筷子都拿不稳。

走到哪都被人歧视,连打零工都没人要。

后来,有人让他去林家当一年的上门女婿。

说是林家小姐林初墨命里有煞,要找人上门冲喜。

苏渊八字够硬,刚好符合要求。

他在林家倍受歧视屈辱,用尊严换来的50万很快也花光了。

无尽的医药费犹如一座大山,压得苏渊喘不过气。

前阵子借高利贷凑了一点钱,连朵水花都没见着,又要缴 5万。

他已经山穷水尽,上哪再凑钱啊。

可是,姐姐的病是为自己累出来的,他决不能看着姐姐受折磨死去。

苏渊攥紧拳头,右手五指弯曲,使不上力气在颤抖:“五万,就算赔掉我这条烂命,也要凑到这五万块钱!”

苏渊去小卖铺花3块钱买了一瓶纯牛奶,让护士帮忙带给姐姐。

用仅剩下的一块钱坐公交车,去见一个他最不想见的人,大学室友,也是他大学创业的合作伙伴,王向东。

当年,苏渊非常争气的考上了958大学,并在第一年拿到特等奖学金,靠着这第一桶金和王向东一起创业,三年发展,公司颇有规模。

后来,苏渊为了照顾姐姐,将公司大权移交给王向东。

结果,王向东伙同其他人将苏渊架空,并赶出了公司。

苏渊找王向东理论,被他找人堵在办公室围殴。

苏渊右手就是被王向东用铁棍亲手砸废的。

哪怕苏渊有一点点办法,他都不会放下尊严找王向东借钱的。

可他没办法,他必须要救姐姐!

即便另一只手被打断,他也要借这五万块钱!

这时候,上来一个老头,拄着拐杖,腿脚不利索。

车上人不少,可没人让位。

苏渊没想太多,起身让位。

公交车猛地发动,苏渊下意识用最近的右手抓着栏杆,却使不上力气,险些摔倒了。

“小伙子,你手受过伤?”老头眼尖问。

苏渊一愣,笑道:“小毛病。”

说着,他换了一只手抓着。

“好人呐。”老头感慨道。

苏渊笑笑,没说什么,看着窗外忧心忡忡。

半小时后,苏渊站在公司门口。

顶着太阳晒了两三分钟,他才决定推门进去。

办公室里坐着二三十人打电话,粗话连篇,空气中充满着一股刺鼻的烟臭味。

苏渊一进门,办公室立马安静了,齐刷刷看了过来。

“呦,这不是苏总吗,什么风把您吹来了。”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高瘦黄毛男走来,在苏渊脸上哈一口烟。

此人叫陈淦,王向东的狗腿子。

苏渊道:“我要见王向东。”

“别急,我先把你介绍给其他人认识。”陈淦搂着苏渊脖子,扯开嗓子道:“都来瞧瞧,这位是我们公司上一任老板,苏渊,就是大半年前轰动全城,去林家冲喜的上门女婿。”

“你说你当上门女婿,天天给女人洗脚做饭,还在家刷马桶,连个保姆都不如,你还是个男人?你这裤裆里的玩意儿,该不会是假的?”

说着,陈淦往苏渊裤掏,被苏渊按住。

“陈淦,别搞得太难堪了。”

“哎呦呦,你还硬气了,说吧,你来干什么的?”

苏渊憋屈道:“借钱。”

“你说什么?”陈淦明明已经听清了,他却还装作没听见,耳朵贴过去:“大声点,你要什么?”

从他嘴里飘的烟臭味让苏渊恶心想吐。

苏渊咬牙一字一字道:“借钱。”

“你要借钱?”陈淦夸张大叫:“你可是林家的上门女婿,天天哄女人,吃软饭,手里还缺钱啊?”

“我姐姐重病,需五万块钱医药费。”

“你一个残废,刷马桶都没人要,拿什么还五万块钱?”陈淦拿起苏渊无力的右手,眼里充满了挑衅与戏弄。

“人命关天,我真很需要这笔钱。”

“死的是你姐姐,跟老子有什么关系?”陈淦呸苏渊一脸口水,讥笑道:“还拿自己当老板呢?现在你只是瘸了手的土狗,想借钱,做梦吧。”

苏渊满眼绝望。

“陈淦,哪来的死狗,还不轰出去?”一个体型微胖的男子从办公室走出来,王向东。

陈淦给王向东点一支烟道:“王总,这条狗您认识啊,大半年前刚被赶出去的那条,现在瘸了爪子,可怜巴巴来要饭呢。”

苏渊低着头,迎着众人嘲讽目光,胸口憋着一股极端怒火,脸都在火烧。

“讨饭要有讨饭的规矩,站着讨能讨到饭?得跪着!”王向东吐了口烟,打量苏渊戏虐道。

“这狗要是懂规矩,它那狗爪子还能被人打瘸了?”陈淦附和笑着,引来众人肆无忌惮的笑声。

苏渊愤怒刚起便被压下,他眼闪绝然。

噗通!

向着害他一无所有的仇人跪下。

见这一幕,办公室被狂笑声淹没了。

苏渊强忍屈辱道:“王向东,请你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借我五万,行吗?”

“行,怎么不行。”王向东招手道:“来人,赏饭。”

陈淦左手着一个吃剩下盒饭,右手拿着五沓钞票,整整五万。

王向东徒手将五万块钱埋在剩饭底下,顺手将烟头按在饭上,丢到苏渊面前:“吃,吃光了,这钱就是你的了。”

苏渊看着发黄饭粒上苍蝇飞舞,他一咬牙端起了盒饭。

忽然,一口浓痰吐在了盒饭上,粘拉米粒极为恶心。

“你!”苏渊暴怒,抬头刚要怒斥王向东,陈淦压着苏渊的后脑勺,硬按在盒饭里揉搓。

“别浪费,抓紧吃啊,哈哈哈!”

恶心、恶臭,苏渊被当成一条狗在羞辱。

苏渊满脸挂着剩饭和汤水,他强忍着恶心呕吐感,咬牙颤声道:“王向东,你玩够了,该把钱借给我吧?”

苏渊欲要伸手捡钱,被王向东一脚踩死。

王向东碾着脚,讥笑道:“当初在学校你多优秀啊,既是学生会主席,又是创业协会会长,连校花都往你口袋里塞情书。还记得刘美雪?你前女友。”

苏渊神情微动,却没有说什么。

王向东狞笑道:“当初我那么喜欢她,她从没看我一眼,还说我不如你,那好,我就让实际证明我比你强!原本我计划用三年搞掉你,没想到老天爷助我,让我半年就成功了。就在上个月,刘美雪,你前女友,她扒光衣服往我床上钻,哈哈哈,那时候我才知道,这个女人还真够浪的,足足要了三次,把我都快榨干了。”

陈淦猥琐道:“王总,那女人真这么浪?”

“你也想试试?等我玩腻了,赏你们几个玩玩。这种女人,砸个几千几万,你让她干什么她都愿意。”

污言秽语浊耳。

苏渊浑身恶寒,却也忍了。

他不想管什么情情爱爱,他只想搞到钱,给姐姐治病。

王向东弹着烟头,烟灰落苏渊一头,眯着猥琐的眼睛道:“看在你前女友在床上把我伺候舒服的份上,这笔钱我给你,不过我有个条件,把你姐姐带过来,让我玩一天。”

上学那会儿,苏晴经常来学校看望苏渊。

当时学校贴吧盛传苏晴照片,长得很漂亮又很知性,无数男生对她倾慕不已。

天天跟苏渊接触的王向东,更是如此。

他做梦都想睡了苏晴。

苏渊堆积在胸口的怒火,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

我去***!

苏渊跳起来,一拳把王向东鼻子砸出血。

王向东捂着鼻子道:“给我***他!”

苏渊练过散打,可右手使不上力气,又架不住人多,很快被制住,拖到最里面的办公室。

与大半年前一样。

陈淦几个人按住苏渊肩膀,将苏渊胳膊压在桌子上。

王向东掂着一根铁棍,狞笑道:“两只手一块废了,当乞丐讨饭吧。”

话罢,他的铁棍往苏渊双手接连砸下去。

一棍、两棍…

苏渊手掌被砸的血肉模糊,十指连心,骨头全被砸断。

“那他丢出去,别弄脏了桌子。”

苏渊被丢到巷子垃圾桶边。

苏渊意识模糊,看到一个老头走了过来。

是公交车上那位。

“多好的年轻人,也罢,我便赐你福源。”

老头一掌轻飘飘落在苏渊额头上。

苏渊瞳孔光影大放,感觉自己身处意识空间。

老头站在面前,声音飘然道:“老君历时三千七八历,寻得有缘人,传承两宝,普世济人!”

苏渊左手白光,右手黑芒。

“阎罗手,判生死。”

“乾坤藏,藏万世。”

苏渊胸口闪烁金光,脑海里涌入大量信息。

苏醒过来,发现依旧躺在巷子里。

老头站在旁边,吓了苏渊一跳,连忙撑着身子站起来,发现双手痊愈了。

“傻小子,让一个座位,便拥有阎罗手和乾坤藏,你赚大发喽。”老头呲一口黑牙道。

苏渊摸着自己双手,不可思议问:“刚才不是梦?您,是神仙?”

老头板脸道:“年轻人,要相信科学。”

说罢,他身体散发金光,冲天而去。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