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钱晓谦郭襄结局是什么 钱晓谦郭襄免费阅读全文

钱晓谦郭襄结局是什么 钱晓谦郭襄免费阅读全文

2020-10-09 22:00:30来源:爱酷猪作者:岑非儿

钱晓谦郭襄是著名作者岑非儿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相比同类小说更有知识性,更有真实性。全文更多的是对未来客观的猜想,很有理论性。那么钱晓谦郭襄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钱晓谦。有求必应工作室的委托代理人,俗称CEO,时常游离于时空界面,做位面生意,三十年如一日,行内口碑极佳。奈何最近流年不利,总是遇到各种奇葩客户和竞争对手,财务赤字成了心头病。正值此刻,一通神秘电话打破僵局,为他带来了新的机遇。倘若做好这一单,从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且看钱晓谦如何在两千年多年间弹跳自如,化身斗战胜佛,瞒天过海,完成这单泼天业务!“喂,盛总,你的快递。”“有求必应工作室,钱晓谦寄……”

《快穿之有求必应》 第二章 未遂不给钱 免费试读

不想要尾款的CEO不是好员工。

此乃钱晓谦的认知真理,并立志把它作为工作室的普世价值观。

一接到秘书电话,钱晓谦就火急火燎的奔回工作室。

“张然然!张然然!?这丫头死哪去了?”张辛刚一开门,迎面就和人撞了个

趔趄,抬头一看,“老板?你不是刚挂了电话,这么快就回来了?”

“怎么?又找不到然然了?”

“那死丫头又跑没影了,本来让她放学来我这,拘着她学习来着。我这一忙,人就没盯住。对了老板,左值那边还等着回复,您看?”

“这事我知道了,我亲自处理,你让他带着那姑娘先回来。”

二人边走边说,正巧路过前台,张辛专门交代帮忙找张然然那熊孩子跑哪里去了。

“好的辛姐。”前台娃娃脸的姑娘点头应是。

“今儿下班前有份给我的快递,辛姐你帮我盯一下。”钱晓谦开了办公室的门,接着道,“让大家把工作先放一放,明天早上十点回公司开会。”

“开会?有什么大单子?”张辛有些诧异,若不是大单,以公司目前的情况,哪里敢让大家扔下手里的活儿回来开会。

不过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提醒一下老板:“袁队那边可能赶不回来?”

“袁刚那边我知道,他在战场上,是不大方便。他的生命体征没问题吧?”钱晓谦点头。自己虽然忙,但员工的业务进程他从不记差,不至于到需要张辛提醒的地步。

“露露她们几个盯着呢,没有大问题,轻许动荡属于正常范围内。还有,小徐也回不来?”

“嗯?小桂子不是最近没活吗?”这咋又一个,可真会给他找事,钱晓谦皱眉。

“就是因为没活才回不来……我给他放了假,他家里给安排了相亲,这下午的火车刚走,明天定然是回不来了。”张辛耸耸肩,这她是真没办法。要是早些通知,车没走,说不定还能把人给截下。

“相亲?他才多大?算了算了,你跟他说一声,相完亲尽快回来。这单的跟组人员都会有比较大的收获,本想这次让他这个新人从案头工作□□,去执行组锻炼一下。他要是回来的及时,应该还能赶上。”听到相亲,反倒还想笑了,徐有桂这孩子明明是个帅哥高材生,偏偏感情问题总是受挫,这都到了需要相亲的地步了?他妈是不是有点急?

“好事!这我可得给他通知到。这小子羡慕执行组不是一日两日了,要是知道了老板这般关照他,估计能把媳妇甩了飞回来!呵呵!”

……

清朝,北京,九门外客栈。

“头儿,我们干嘛不住内城?这儿也太冷清了吧!”薛斌蹲在炕上裹着棉被抱怨。

“冷清?热闹重要还是小命重要?”左值抬眉瞅了他一眼,接着把注意力放在案上的接收器上,“你不怕在内城冲撞了旗人把小命丢了?”

“九门内的禁令不是康熙末年才开始的吗?这时候赖温那小子还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窝着呢?”薛斌撇嘴,他觉得自家老大有些小题大做。当然,也有他自己想去八大胡同逛逛的缘由。

康熙末年进入大城的民人已经不少,不少是居无定址的流动小贩,他们经常下榻客店,带动了客店业的发展。赖温为了维护城内治安,建议将城内所有客店不问清红皂白,一概查禁。康熙帝却未置可否,只是朱批道:「九门提督会同该部议奏」。

“你这是跟我这儿卖弄学识?成天看那些冷门知识,也不知道啥时候就把小命搭里头了。淹死的都是会水的……”

“头儿,你说,这些年我们接单不少……有要找曹雪芹催稿的,有要见识康熙爷泰山封禅的,这还是第一次见管四阿哥要一见钟情的。这都‘巧遇’五回了,就算看上了也算不得一见钟情吧?难道老板有什么其他法子?”

“奇葩要求的多了去了。你觉得咱们这事难办,回去我就把你调到袁刚手底下换个娇滴滴小姑娘,中和一下我们队的男女比例。”

“别呀,头儿!我对您是忠心耿耿,袁队那简直是拿命拼,我真干不了!”

“呵!怎么就干不了了?人家小姑娘都能上战场,你个大男人你怕什么?”

“诶诶,亮了!头儿!接收器亮了。”薛斌赶紧岔开话题,伸手一按,接收听筒先是有一些滋滋的干扰,紧接着传出清越的女声。

“左队,我是露露。我今天值班,辛姐让我通知你,先把大家都带回来。明早十点,老板要开会。”

“OK,收到!帮我连接五号时空机,我记得它现在应该空着。定三个小时回程。”

“是。”

“薛斌,去隔壁叫客户,准备回了。”

……

张辛带着张然然来的时候,钱晓谦正在厨房煮面。

“给,你的快递。”

“麻烦你了,还专门跑一趟。我就不招呼了,面还在灶上,你俩随意。”张然然倒是没把自己当外人,蹦蹦跳跳的进屋,把书包一扔就开电视。边换台边嚷嚷:“钱叔,给我也煮一碗,加俩蛋哈!”

厨房里伸出钱晓谦的脑袋,“张然然同学,你要再叫我叔叔就一个蛋也没了。”

“钱哥哥~”

“成,两个蛋。”

张辛择着菜,笑道:“你就跟她闹吧,一点也没个正型。”

“嘿嘿。”

“我看到了。”

“什么?”钱晓谦一直看着锅,漫不经心的答了一句。

“盛隆和寄来的。你跟他?”

“别多想,就是个生意而已。菜摘好了吗?我得放进去了。”

“晓谦。”张辛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她看着他这样散漫的样子就来气,“你明明知道他什么心思,为什么还要跟他有瓜葛?”

钱晓谦叹了口气,把炉火关了,转身道:“那又能怎样?辛姐,公司什么情况你也清楚。我根本贷不来钱……这单生意,很重要。况且,他承诺过。这事儿不含私情。”

“你信?”

“我信。”

“诶?你俩在干嘛?我面好了吗?”张然然不知打哪冒了出来,表情一言难尽。

张辛松开手:“少在那挤眉弄眼。看你的电视去,以后不要偷听大人讲话。”

“切。”张然然翻了翻眼睛,趁着钱晓谦不注意,顺手端了灶上的面就跑。

“然然,那是我的!里面就一个蛋!”钱晓谦作势要追,却被张辛拉住。

“没事!我不嫌弃,我都快饿死了!你和我妈慢慢聊,我不打扰你们啦!”

钱晓谦一脸委屈:“辛姐,你管管你家这熊孩子吧!”

吃完饭,送走那母女俩,钱晓谦这才有空把快递拆了。

“好家伙!这么多资料!”

千八百页,累成一摞。钱晓谦坐在地毯上,顺手抽了一沓。

“《爱新觉罗·胤禵生平简介》、《清史稿》、《八旗则例》、《清圣祖大事细考》、《盛隆和委托协议书》……”

总算是看到一个有用的……

合同编号:12201808119527

委托方:盛隆和拍卖有限公司

承托方:有求必应工作室

签订时间:2018年8月11日

第一条委托人委托受托人获取汉武帝时期虎符原件相关事务。

……

第八条报酬及支付方式:金额:2,000,000,000.00(贰拾亿)

分期支付:第一期:500,000,000.00(获取目标人物胤禵之后)

第二期:1,500,000.00(成功交付虎符之后)

俗话说的好,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虽然钱晓谦觉得虎符这东西顶天就价值一个亿,再通货膨胀也不至于让它的价值翻倍到如此可怕的程度。

但老东家财大气粗,自己也没必要阻止。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