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美味甜妻娶一送二全文阅读-季应时言荏苒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美味甜妻娶一送二全文阅读-季应时言荏苒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2020-08-29 00:04:00来源:爱酷猪作者:躲猫猫

小说主人公是季应时言荏苒的小说叫做《美味甜妻娶一送二》,是作者躲猫猫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言荏苒叫了近二十年的的爸妈,到头来却不是她的亲生父母。正牌明珠归位后,就成为多余的那位。正主欺她,嫉她,厌她,恨她,妥妥的白莲花。一气之下,言荏苒惹上帝都太子爷。一次交集之后,各奔东西。五年后,言荏苒归来,脚边是一个与太子爷酷似的萌娃……有人好奇:太子爷你到底喜欢言荏苒什么?季应时:日久生情。

《美味甜妻娶一送二》 第27章 好坑 免费试读

齐律师呐呐道:“可你点的也太多了……”

“没事,吃不上打包。”

“你刚才点的那几样最少五位数,这样好么?”

“没事,梁戚有钱,不在乎这点。”

话都让言荏苒说了,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

被梁戚这么一闹,饭桌上的气氛有些诡异的尴尬,看向言荏苒的目光里,透着打量和好奇。

梁氏集团在帝都十分出名,梁戚是梁氏公子哥,而言荏苒认识梁氏公子哥,而且看刚才两人的互动,还十分的熟悉,最关键是,看刚才那样子,梁戚好像很怕言荏苒似的。

能让堂堂梁氏公子怕成这样,且还这么光明正大的坑了对方一大笔……

她是什么人?

气氛这么不尴不尬的一直回到律所。

他们回去的时候,出外勤的两个人也回来了,互相打招呼问好后,言荏苒就将从餐厅打包回来的甜点给了他们。

“哇,还有我们的份啊,小言,你真好,谢谢。”

三层楼另外两个人是一男一女,都是三十岁左右的年纪,女的微胖,姓王,性格很开朗,而男的姓刘,则要沉一些。

言荏苒笑笑,“不用谢,有人买单,我也是借花献佛。”

“是方律师吗?”

方律师笑笑摆摆手,“好了,上班时间到了,闲话就等着休息时间再聊吧,各位都忙起来吧。”

与此同时,餐厅里。

梁戚叫来服务员买单,拿过账单一看,差点凸了他的眼珠子。

楼下那桌四人的消费,竟然比他们包厢六个人的消费高出两倍来,他们都吃了什么?

抽了抽嘴角,“他们都吃了什么花这么多钱?”

“花多少钱了值得你这样大惊小怪的?”程光晋一边说着,一边凑过头来,在看到账单上的钱数时,嘴巴大张:“***,八万?没弄错吗?”

然后拿过服务员递过来的清单,叽里咕噜照着念:“神户牛排……阿尔巴白松露……艾玛丝鱼子酱……***,这女人太狠了吧?”

程光晋颇为同情的看向梁戚,“她不会是故意坑你的吧?”

梁戚怔了怔,抬头幽怨的看他,“你还有脸说?”

“我怎么了?”

“你说你怎么了,还不是你见势不好跑了,把我一个人扔在那了!”

程光晋摸摸鼻子,心里有点发虚。

“我不管,这件事你也有责任,咱俩五五分。”梁戚扬了扬手上的账单,五五分他都觉得是便宜他了。

当时,如果不是程光晋打电话把他叫下去,他怎么可能吃饱了撑的闲得没事干跑下去找坑跳?

五五分?

程光晋自然不干,给他出馊主意,“要不,你找应时给你报销?这饭反正也是他的女人吃的,应时是她的男人,他来结账理所当然啊。”

梁戚听到这话,有一个冲动,就是找餐厅的工作人员借一把锤子,锤开出馊主意的这货脑壳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浆糊!

“你有病吧,我找应时报销,这不就等于跟他说了刚才的事?那我刚才妥协个什么鬼?”

“呃。”

“我不管,五五分,你要不愿意,大不了我豁出去了,就找应时,到时候,我就说是你先挑起来的。”

程光晋抽了抽嘴角,“你堂堂梁氏公子还缺这点钱?”

“却,我很穷!”梁戚说得理直气壮。

程光晋:“……”

在梁戚厚颜无耻下,程光晋最终还是出了血。

五五分!

……

傍晚下了班。

言荏苒从办公楼出来,给季应时发了条短信。

美其名曰,她今天遇到了程光晋和他的另一个发小梁戚,好像还发生了一点小小的误会,最后白莲花了一把,表示,如果她哪里做的过分了,还请他们两个多多包涵,别和她一般见识。

季应时收到短信时,刚与国外分公司开完视频会议。

皱着眉点开。

短信很长,掐头去尾的看完,目光锁定在那小小的误会五个字眼上。

眸光微微一闪,拿起手机拨了出去,“你和梁戚遇到她了?”

正在喝酒的程光晋听到这话,成功的呛到了,咳嗽了好一会,才呐呐开口:“你怎么知道的?”

“还发生了一点误会?”

“呃?”程光晋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的开口:“你女人都对你说了?”

季应时顿了顿,唇角的弧度微动。

你女人……

紧绷的嗓音微松,恩了一声。

程光晋险些跳起来,***,这么快就告状了,这女人速度也是够快的啊,不对不对,他和梁戚只想着不让季应时知道,怎么就忽略了言荏苒告状这一茬?

“那个应时啊,都是误会是误会,我们也没想那么多,以为吧,你也知道,你那女人有前科,我和梁戚也是担心你,怕你再……”

电话那头的季应时越听,眉尖拧得越紧,略有些不耐烦道:“说重点!”

“重点就是,我们错了,将她跟同事用餐误以为她在相亲,所以就……”程光晋一股脑的将在餐厅的事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瞬间安静了下来。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那边依旧没有声音,程光晋心里有些没底,咽了咽唾沫,“应时啊……”

“同事聚餐?相亲?原来是这样的误会!”

后面的两个字,他咬的极重。

闻言,程光晋差点吐血,大吼道:“你在炸我的话?”

完蛋,他怎么就忘了,言荏苒也许会告状,但是,忽略了季应时这个腹黑男!

“误会,恩?”

“那个,喂,你说什么?啊?听不清啊,应时啊,我这边信号不太好,要不就先这样吧,有什么话我们下次再说……”

说着,程光晋就要挂电话。

这时,季应时不疾不徐的声音,透过手机,徐徐传出来,“给梁戚打电话,半个小时后,TNT见。”

然后,嘟嘟声传来。

程光晋捂脸哀嚎,完了。

什么叫不打自招,他这就是!

认命的给梁戚打了电话,当然不可能说实话,只说他刚得了一瓶好酒,让他过来品尝,那边一点也没有怀疑,表示待会就到。

当天晚上,TNT楼上,进行着一场文明的暴力事件……

……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