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季应时言荏苒小说 季应时言荏苒全文免费阅读

季应时言荏苒小说 季应时言荏苒全文免费阅读

2020-08-28 22:04:19来源:爱酷猪作者:躲猫猫

季应时言荏苒是著名作者躲猫猫刚刚发行的一部小说中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以巧思支撑的短篇小说,内容很是有趣,简练生动,极富韵味。那么季应时言荏苒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言荏苒叫了近二十年的的爸妈,到头来却不是她的亲生父母。正牌明珠归位后,就成为多余的那位。正主欺她,嫉她,厌她,恨她,妥妥的白莲花。一气之下,言荏苒惹上帝都太子爷。一次交集之后,各奔东西。五年后,言荏苒归来,脚边是一个与太子爷酷似的萌娃……有人好奇:太子爷你到底喜欢言荏苒什么?季应时:日久生情。

《美味甜妻娶一送二》 第26章 宰一顿 免费试读

程光晋不管他那点尴尬,问他:“你这个相亲狂人看看,这画面这气氛,是不是有点像相亲现场?”

梁戚刚要炸,听到他后面那话,立马看过去。

男方坐一块,女方坐一块,而且,两边的看起来年纪偏大的男女,像介绍人长辈,而那年轻的男人低着头,脸上看起来很失落,应该是被拒绝了,或是……

“不是像,根本就是相亲现场!”

以他每年和一年天数差不多的相亲次数的经验来看,这就是相亲现场!

得了准话,程光晋沉了脸,“我就知道这女人非得作妖不可,不行,我得给应时打电话,让他好好看看这个作妖的女人,是怎么一边勾搭他,一边背着他相亲的!”

一边愤愤说着,一边拿出手机,作势就要给季应时打电话。

梁戚智商还稍稍在线,急忙把他的手机抢过来。

“你干什么?”程光晋不悦道。

“不行,你要是给应时打电话了,万一是误会怎么办?而且,应时知道了,难受的是他,我们帮不上忙也就算了,不能给他添堵吧。”

“那你说怎么办?”

梁戚眼珠子一转,“看我的!”

然后整了整身上的西装,让程光晋待在这看着,雄赳赳气昂昂的过去了。

掠过言荏苒那桌,装作不经意的瞥了眼,走过去两步,然后又倒退回来,一脸的惊讶意外:“咦,这不是言小姐吗?怎么在这遇到了,还真是巧,又出来相亲啊?”

程光晋躲在角落里看着,心道梁戚这货不去混娱乐圈演戏可惜了,这演技,恐怕奥斯卡都欠他一座小金人。

与此同时,言荏苒心里也有个同样的想法,只不过她想的是,可以发展一下让梁戚去演戏。

梁戚出现,她一眼就认出来了。

自从上次在东湖见过程光晋后,她转头就将季应时的这几个发小的资料恶补了一下。

自然不会再像上次见到程光晋那样过了好一会才认出人来。

梁戚会演,言荏苒演技更甚,她面露疑惑,“这位先生,你是……”

“梁戚啊,怎么,我们前两天刚一块相亲,这么快你就把我忘了?不过也是,按照言小姐一天跑两三场相亲的效率,忘记我也是正常的。”

是个人都能听出他话里的嘲弄。

言荏苒偏偏没听出来似的,恍然大悟,“原来是梁少啊,真是失敬失敬。”

“言小姐认出我来了,还真是我的荣幸。”讽刺的说完,看向陆恒,“喂哥们,你是她今天的相亲对象?我劝你,你可得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了,这位言小姐可不是省油的灯,最会骗人……”

言荏苒笑了,“梁少说的,好像我骗过你似的,请问,我骗你什么了?骗你人还是骗你钱,或是骗你心了?”

梁戚:“……”

方律师他们在梁戚出现后,就发蒙,这什么情况啊这是?

此时更懵了。

毕竟都是见过世面的律师,方律师最先回应过来,“小言,这位先生是……”

“梁氏集团公子。”

“原来你就是梁公子啊,失敬失敬,贵公司之前的律师顾问聘请的是我们律所的律师,没想到梁公子是小言的朋友,真是巧真是巧。”

方律师说完,看向言荏苒,责怪道:“小言你也真是的,有梁公子这么有本事的朋友,怎么还肯屈就去我做我的助理啊,我都不敢用你了。”

律所,助理?

这下子,轮到梁戚懵了,完了,搞糊了?

言荏苒听得出方律师虽然是在责怪她,但所说的每一句每一个字,都是在为她解释,显然是误以为她和梁戚之间有什么关系。

“你们,不是在相亲?”梁戚回过神来,问。

方律师看他这反应,就觉得自己猜的不错,梁公子果然是误会他们在相亲,照刚才那酸言酸语的程度,恐怕是吃醋了。

忙说:“相亲?怎么会,小言是我的助理,我们都是同事,出来吃午饭的。”

梁戚:“……”

言荏苒好似好觉得梁戚的尴尬打击不够似的,悠悠神来一句:“原来,我是梁少的相亲对象啊,恩,有机会我问问应时,我是在梦里和梁少相过亲吗?”

梁戚:“……”

威胁,这是明晃晃的威胁!

连忙给程光晋使眼色,让他赶紧过来救人,谁知道,程光晋早就跑了,在见势不好后,撒丫子跑去了楼上。

没义气!

梁戚在心里将程光晋的祖宗十八辈问候了个遍,然后笑得尴尬:“嘿嘿,我认错了,认错,误会,纯粹是误会。”

言荏苒点点头,“恩,既然是误会,说开就好了。”

梁戚闻言松了口气,转而又疑惑了起来,这言荏苒这么好说话?

言荏苒又道:“等梁少结婚的时候,我就站起来,对在场所有的人说,我是梁少以前的相亲对象,唔,反正是误会,说开就行了,你说对不对啊梁少?”

梁戚:“……”

“那个,我还有事,先走了,你们这桌的单我买,我买。”然后看向言荏苒,好似在说,单我买了,小祖宗你就把今天的事揭过去吧。

梁戚像身后被鬼追似的跑了。

方律师叫了他两声,都没把人叫住,无奈看向言荏苒,“小言,这……”

“没事,梁少有钱,不差一顿饭。”然后叫来了服务员,“刚才上去的梁少是不是说了我们这桌的单他买?”

服务员点点头,“是,女士你们这桌的账单已经记挂在了梁少的账单上。”

言荏苒点点头,“拿菜单来我看看。”

服务员拿出了菜单,言荏苒看了一圈,点了几样餐厅最贵的菜,然后又点了十份甜点,这一圈下来,最少五位数。

“好了,暂时先这些。”

服务员笑眯眯的走了。

方律师齐律师陆恒皆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好似在说,你在干什么呢?

言荏苒摊摊手:“他污蔑我,我要点名誉损失费并不为过吧?而且,是他要埋单的,又不是我让他埋单的。”

不宰梁戚一顿,她都觉得对不起自己。

……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