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小说推荐 > 贾良玉玉结局是什么-贾良玉玉完整版免费阅读

贾良玉玉结局是什么-贾良玉玉完整版免费阅读

2020-08-01 20:01:50来源:爱酷猪作者:夏凉

《离婚女人》该小说的主角和配角叫贾良玉玉,是夏凉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都市生活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人到中年,濒临破产。巨大的压力之下,发现朝夕相处的老婆竟然也……

《离婚女人》 第3章 我养你,你养小情儿 免费试读

大概是我杀气真的很重,她瑟缩了一下,眼泪却流得更多了。

“贾良,你想杀我?”她的声音突然尖锐,“我一年前还从未做过家务,现在得心应手了!这还不是因为你!我跟了你六年,说过一句你的不好了吗?”

“你嘴上不说,身子却早就背叛了!”

我的怒火烧得太旺,水果刀一提一架,就卡在她雪白的颈子上。

她咬牙,泪水斑驳地说:“四年前,我生玉玉的时候大出血,医生都报病危了。我在鬼门关走过一回了啊!都是为了你啊!你现在这么对我?!”

我的手颤抖着,却没能伤她分毫。我虽然出身不好,但连鸡都没抓过,更别说杀人了。她也察觉了,讽刺的笑挂在嘴边。

她的手握住我的,挪下去几分后,再将刀***,扔回桌子上。

我由着她动作,一时间脑子里乱乱的。

蹲在地上,半晌我才闷闷地问:“对方很有钱?”

她缓缓依在我身边,抿了抿唇,才道:“这次只是意外,真的是意外,以后不会再发生了。我们还像以前一样,不好吗?”

“好?好的很。”我冷笑,“我养你,你养小情儿。”

“我知道错了!你还想怎样?”她站起来,怒道,“你要想离婚直接说,咱们一拍两散。”

我顿了顿,过了一会生硬地转开了话题,问道:“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妈的肺病不传染。”

她有些气得砸在沙发里,环胸道:“老人家的身体都脏着呢,谁知道还有什么病菌,感染到咱女儿身上……”

“什么病菌?”我扭身扇了她一巴掌,喝道:“我妈跟你妈是一样岁数,怎吗你妈来了,你就让她抱着玉玉亲,我妈来了就得站远些?你知不知道玉玉一个电话,她就大老远跑来了?她一个人,这吗晚过来有多难,你有没有想过!”

媳妇第一次被打,愣了一下,紧接着便挣扎起来,指甲深深掐在我胳膊上。尖锐的疼,让我手一松。她转身,抓起水果刀对着我。

“贾良,你不要逼我。”

她虽然拿着刀,却一脸泪水,看来好不可怜。可刀尖对着我时,我压抑的怒火也喷涌而出:你在家跟别人翻云覆雨,转头还对着我亮刀?真是好样的!

我不管不顾地冲上去,轻易就夺下了她的刀,卡着她的脖子,将她压在墙上。

人的后颈很脆弱,她拍打踢拽,没一会就憋得满脸通红。我听着她喉咙里发出嗬嗬的求救声,终于还是心软松了她。

也是在这时,门口传来敲打声,紧接着便是一个男人的吼声:“姐!开门,我来了。”

我眉头一拧,没来得及阻止,媳妇就扑过去将门打开了。

来人正是她弟,一头黄毛,耳朵上五六七个孔,嚼着口香糖,将媳妇往他身后一护,扫了一眼地上的刀,对我叫嚣:“贾良,你胆子肥了啊,都敢杀人了。今天我得教教你怎么做人!”

他冷笑一声,向后打了个手势,几个藏他身后的人冒出来,一副黑社会架势。我是血冲了脑子,拾起地上的刀,不退反进。

“你们哪个我没从局子里捞出来过?手上几根毛我都知道,还敢在我面狂吠,电影看多了吗?”

几人似乎想到不好的经历,都看向她弟。这时我妈和玉玉也回来了,一瞧屋里乌烟瘴气的,不敢靠近。倒是她弟眼睛尖,瞄见了我妈,一把提溜着进了屋。他身边几人扣着玉玉,压着她看着我们。

她弟歪头看了我妈一眼,指着我媳妇说:“看见脸上和脖子上的伤了吗?贾良打的,您老人家觉得,该怎么赔?”

我妈顿了下,问道:“要多少钱?”

她弟和他那几个兄弟都笑了,他斜着眼问:“贾良还有钱?他那条贱命都没人要!再说,一家人说钱伤感情。不如这样,他怎么对我姐的,我怎么对他?”

我妈连连摇头,道:“别打我儿子,打我吧。”

“妈!”我怒喝,看着他道,“你敢动我妈?”

“激动什么,我又没说武力解决。”他将手伸进我妈背着的口袋,捞出一堆小玩具,“现在的小孩哪喜欢什么小猫小狗的,老人家你这玩具不好卖吧,不如我做个好人,帮你一把啊。”

他说着,将玩具丢在地上,再颇有兴致地一个个踩坏。

“这些是给玉玉的,我做得最好的几个……你、你放手。”

我妈想去夺,却因为个子太矮,够不到他伸长的手臂。

我瞪着他,眼睛酸了也没停。

他抽空看了我一眼,冷笑着掏出三百块钱,揉成一团丢在地上,又狠狠踩了几脚,才状似无辜地说道:“哎呀,不小心掉地上了。老人家您就捡捡继续用吧,反正您不是最喜欢搞这些破烂玩意了么?”

他将一袋子玩具狠狠摔在地上,身后的人提着钢棍一下下砸着。

我妈满眼的心疼,却还是弯腰将被他踩扁的钱捡起,又一张张抹平,不再看那些碎成粉末的玩具。

我妈眼里有泪光,我心里也在滴血。没人知道这些玩具花了她多少心血。她当年去塑料厂,就是想给她未出生的孩子——我搞几件免费的玩具,结果落了病根。后来日子妥当了,我说让她弄点别的生计,她却说熟悉塑料了,别的弄不懂。

我一直猜,她之所以一直做这,是想包下玉玉以后的玩具。也是因此,每个玩具,她都做得真,做得好。

被人这么践踏,就是在毁她的自尊!

我深吸一口气,努力克制自己,告诉自己:还不到闹翻的时候。

“哐当”一声。

水果刀落在地上,我看着媳妇说:“安安,回来吧,别闹了。你明天还要早起送玉玉上学,我也要赚钱的。”

媳妇的脸色变了变,最终妥协。

她低头跟弟弟说了什么,她弟明显不愿意。我忍着难受将我妈扶起来,她摇了摇头,将钱塞到我手里。

“本来是给玉玉的玩具,这下都没了,你明天去给玉玉买些有趣的。”

她说到最后,想到媳妇弟弟的评价,摇头不再说了。

我心脏抽抽地痛,低声道:“妈,你做的玩具天下第一的好。”

她笑了笑,没说话。

媳妇弟弟最终被劝走了,他临走前大声说,如果我再找他姐的麻烦,就再发消息,一定十分钟内赶到。

我懒得想他们什么时候通了消息,只觉得这姐弟真是一家人。我有钱的时候,一个巴结一个腻歪,就差把我当亲爹。我没钱了,一个看不起,一个爬了墙。

当年真是眼瞎,找了这门亲事。

媳妇这时巴巴凑过来,低声道:“老公,你别跟平平一般见识,他就是脑子缺根筋,太直了。”

我漫不经心地回了句“不会”,心里却想:老子要是不千百倍的还回去,老子就白做个人了!

Copyright © 2017-2020 www.ikuzh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爱酷猪 版权所有